上海浦东新农人商标品牌追求
来源: 农民日报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2-21 11:07   16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上海农业商标注册


图为黄生飞在收割水稻。


  “去法国、俄罗斯参加食品展,就是想把马兰头卖到国外去,有了品牌,这事就不是异想天开。”坐在庭娆家庭农场宽敞整洁的办公室里,上海浦东新区一号家庭农场主乔占自信地说着。


  乔占2012年辞去建筑公司高薪岗位,回到浦东新区书院镇余姚村做职业农民,在朋友们和村民们看来,都没有原来工作体面。短短几年,乔占家庭农场的马兰头规模从100多亩扩大到了300多亩,在他的带领下,余姚村形成了五千多亩的马兰头规模,占了沪浙80%以上的市场。除此之外,还形成了7个人的农产品营销团队,把浦东特色的8424西瓜、南汇水蜜桃等销到北京等地。2018年,这个团队的经营额超过了3000万元。


  这一切,当归功于乔占的品牌意识。农场第一时间加入了浦东新区四个品牌合作联社,与此同时,稳步向消费者传播他自创的庭娆品牌。


  “朋友们都说我有眼光,过上了有尊严和体面的生活,我的团队帮农民兄弟们辛苦种出来的好东西卖出了好价钱,我自己也觉得蛮有成就感的。”乔占说。


  返乡创业并获得成就感的浦东新农人不少,这些新农人的共性,就是拥有各自的品牌,而品牌之光则折射出他们的尊严和体面生活。


  1


  拥有品牌就是拥抱增值空间


  高端、高科技、高附加值是浦东新区都市农业的定位和目标,而对于绝大多数浦东新型职业农民而言,利用科技优势种出好大米并把好大米卖出好价钱,就是最直接的感受和体会。


  “去年生飞大米卖出了10万多斤,农场经营额超过了100万元,当年我转行时想到了市场需要好大米,却没想到好大米的市场空间这么大。”黄生飞说起卖大米,喜笑颜开。


  2015年,黄生飞从服装行业转到农业,流转了106亩稻田,组建了宣桥镇季桥村第一个家庭农场,主业是种水稻,今年,水稻规模将达到450亩。


  按照黄生飞的经验总结,用三年时间做到年销售10万斤大米,没啥大不了的,一是选用了上海本地的优质水稻品种,二是坚持用有机肥的绿色生产模式,三是把自己的头像做进LOGO。


  “真的没啥,靠着口口相传,生飞大米以一传十、十传百的速度出现在上海市民的饭桌上了。”黄生飞强调着。


  记者仔细看了生飞大米的包装。生飞大米的LOGO由生飞大米四个大字和黄生飞的大头像组合而成,下边印着品牌口号:不用菜也可以吃一碗白米饭,煮粥更好吃!


  相比市场上那些精致的大米包装,生飞牌大米显得简单朴实,但是,市场用销量证明了生飞大米品牌的效果。


  2015年种水稻,2017年就拿到了生飞大米注册商标并卖出了10万斤大米,主要该归功于黄生飞的品牌意识还是她的好运气?


  “品质消费时代,农民选种什么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用品牌去拥抱增值空间。”乔占说。


  乔占从2015年开始卖大米。元旦前后,2018年的200亩新大米就全卖光了。


  和生飞大米选用上海本地松早香等优质品种不同,庭娆大米品种选用了南粳46,相同的是,严格采用绿色种植模式,确保品质、口感满足品质消费市场。


  庭娆大米还有一个别名,叫宝宝米,顾名思义,是宝宝喜欢吃的米。每当新米上市,乔占就会在微信圈里发布他家宝宝吃米饭的照片,庭娆大米因此走红市场。


  记者了解到,上海水稻收购价是一斤一元四角多,而生飞和乔占大米零售均价在8元左右,卖稻谷和卖大米的差距由此可见。


  2


  品牌合作联社带火特色农产品产销


  “因为卖稻谷和卖大米的价格差,大米市场竞争很厉害,没有品牌意识,没有品牌创建能力,大多数家庭农场只好以高产为目标,蛮可惜的。”乔占说。


  乔占的说法得到上海淼洋果蔬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赵进军的证实。


  淼洋果蔬专业合作社位于浦东新区泥城镇公平村,成立于2010年,拥有235亩地,常年种植蔬菜80亩,水稻150亩,是上海市级示范社。


  今年3.5万斤大米全卖光了,是50亩左右的产量,其余的稻谷还是按照收购价送进了粮库,没办法。”说到卖大米,赵进军非常坦率。


  淼洋大米也卖出了每斤8元的均价,只是赵进军不敢扩大大米销量。家庭农场卖大米主要通过口口相传,通过微商渠道,如果要扩大销量,先要提升品牌影响力,拓展品牌销售渠道,包装、运输等方面也得加强,对规模不大的家庭农场来说,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
  浦东农业的战略定位决定了浦东农业政策的权重,因为追求高附加值,政策便赋予了浦东品牌建设“拳头”地位。2012年,浦东新区在上海最早尝试品牌合作联社,以此振兴浦东区域农业品牌,如今形成了8424西瓜、南汇水蜜桃等四个品牌合作联社,四大品牌取得了公认的效果。然而,记者采访时发现,浦东农业品牌建设的现状还满足不了家庭农场主们的发展愿望。


  “如果由政府出面,推出像8424西瓜、南汇水蜜桃这样的大米品牌,或者像有的地方那样推出全品类区域公用品牌,那就好了,价格放在那里,种水稻的哪个不想卖大米?”赵进军说。


  记者了解到,浦东新区的品牌合作联社形成了比较成熟的做法,即生产销售全过程实现品种、商标、质量、技术、包装和价格“六统一”,以品牌合作联社方式培育品牌化主体,品牌产品全部通过联销平台等品牌化渠道销售。相比于8424西瓜、南汇水蜜桃这些量小特色明显的农产品,浦东新区水稻种植面积近17万亩,毫无疑问是产业振兴重点,更是浦东农业需要突破的品类。


  乔占在肯定了浦东新区大米统一品牌做法的同时,进一步指出了当下存在的问题,那就是,浦东大米品牌太杂,品种太多,而分级水平还很不够。


  3


  期待全品类区域公用品牌统领


  据悉,无论是品种、品质还是口感,以香软为特色的上海大米完全能跟日本大米媲美,这已经被市场认同,这些年上海大米获得全国大米金奖,也为上海大米注入了附加值,遗憾的是,市场上浦东大米的价格却很少超过每斤10元的,像庭娆、生飞、淼洋这些经营能力比较好的家庭农场,均价也只能维持在每斤8元左右,浦东大米品牌建设任重道远。


  那么,除了大米品牌建设,期待获得进一步发展的新型职业农民们还有怎样的追求?黄生飞的苦恼也许具有代表性。


  “我最大的愿望是延伸产品,用好大米做好酒,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同时,提升生飞家庭农场的文化内涵,有了文化,农场才会源源不断生出附加值。”


  来自浙江绍兴的黄生飞自小受到绍兴酒文化的熏陶,自然知道酒文化的魅力,以水稻为主的生飞家庭农场,如果形成米酒系列产品,无疑是打开了农场发展的新通道。


  据黄生飞介绍,她家的酿酒工艺是家族代代相传的,不少懂酒的人尝了她酿的酒都说好。她也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,农场有了好酒,市民们一定会慕名而来,一二三产融合的产业链就能水到渠成,稻米产业振兴季桥村也就指日可待。


  只是,“卖酒”不是卖大米,申请生产经营资质这一项,也许就是家庭农场主一辈子迈不过去的坎。


  “真希望浦东有一个包含各类农产品的公用品牌,只要符合产品标准,家庭农场都可以贴牌生产,为满足上海市民的品质生活送上农场的优质特色产品。”说到公用品牌,尝到品牌甜头的黄生飞两眼放光。


  家庭农场主们期待品牌建设的进一步拓展、完善,那么,浦东新区农委对此有什么样的思考呢?


  “基于浦东农业的规划,政府目前重点服务于营销渠道的开拓,为那些有品牌的新型职业农民们对接品牌销售渠道,以此来扶植企业品牌,推动种植环节的精品化。”浦东新区农委综合处处长程晓龙表示。

 
欢迎您访问师邦知识产权!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?咨询热线:021-68883161
 
QQ  专业顾问①
QQ  专业顾问②
QQ  专业顾问③
QQ  专业顾问④
QQ  专业顾问⑤